欢迎来访连云港市青之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连云港网站建设-连云港百度推广-连云港网页设计制作-连云港营销网站

咨询热线:400-1656-365 微信公众号 二维码 云搜登陆 SEO查价

连云港市青之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连云港网站建设-连云港百度推广-连云港网页设计制作-连云港营销网站

“摆满月酒那天,我儿子丢了”

2019-08-02 10:46:22

举办女儿满月酒的前一天,米明来到妈妈的住处,告诉妈妈自己明天来这里打酒。

米明的母亲从湖南老家来到广东,看护两岁的孙子米小宝。

 第二天上午,米明来打酒时,发现妈妈和儿子都不在家里,他觉得应该是奶奶带着孙子出去玩了。等他打完酒,两人还没有回来,米明出去找了一圈,没有找到,便先去吃饭。吃完饭后,米明认为祖孙俩无论如何应该回来了,开门后见到的,却还是空荡荡的房间。

1

明这才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妈妈和儿子都丢了。


1.


今年37岁的米明出生于湖南,是个身世很苦的人。

 自小失学的他,12岁便到湖南怀化的糖厂打工。米明的妈妈精神状态并不好,年轻的时候对孩子缺乏照顾,没有给孩子太多温暖。但米明并没有因此记恨妈妈,反而对妈妈更加孝顺。成年后的他来到了广东揭阳打工,落脚之后,便把母亲接到身边来生活。出乎米明预料的是,母亲对自己的儿子米小宝比当年对自己要好很多,经过一年半的相处,米明放心地把儿子交给了妈妈看护。

 2008年,米明的女儿出生,从此儿女双全的他非常高兴,于是请来了亲朋好友来喝满月酒。也就是在举办宴会的当天,祖孙二人失踪了。

2

这场没有喝成的满月酒,从此改变了米明的人生。

意识到母亲和儿子失踪后,米明焦急地寻找祖孙二人的身影。在村里寻找无果后,他听村子里的人说,母亲带着儿子上了一辆大巴车,不知道开到哪里去了。揭阳的旁边,有汕头、潮州、汕尾等好几个大市,面对着茫茫人海,米明感到失去了方向。为了找回母亲和儿子,米明开始了他漫漫的寻人之路。

3

他发动了所有的亲戚朋友帮忙寻找,米明自己则是一条街一条街地寻找,从本县、到本市、到邻市,他不放过城市中的每一个角落。汽车站、火车站、公园、小巷,米明像一个街景采集员一样,想要翻遍每一个家人可能在的地方。有一次,米明曾经在寻找途中连续三天三夜水米未进,晕倒在了路边,幸亏得到好心人帮助才回到家。而回到家中的他还要面对更加困窘的状况——由于全部时间用来寻找家人而耽误了工作,以及找人路上的花费,米家的积蓄已经一空,连吃饭都成了问题。

 面对着同样困窘的妻女,米明不得不担起两副重担——既要养活妻女,又要寻找走失的母亲和儿子。无论如何,生活总要继续。这样的境况下,米明只能比以往更努力地工作。他在工厂里加工零件,别人一天加工八千个,他一天要加工一万个,他加工的零件有几十斤重,每天工作后累得连筷子都拿不动……

4

但在工作之余,他还要继续去寻人,他白天去人流密集的地方找人,晚上就在公园的长椅上凑合一夜,他夜以继日地寻找,攒够了路费就换一个地方找人。十一年下来,他几乎找遍了广东省的每个县市。十一年下来,一无所获。


2.

米明的心愿是,等攒够了钱,能够去全国各省找一圈。几十年来,中国发生了无数的人口走失或者被拐卖的事件,绝大多数走失亲属的家庭,***个想到的办法就是走到街上去贴传单,找人询问。但其实这种寻人方式效率极低,而且找到家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就算米明真的要找遍全国,也几乎不可能找到母亲和儿子。

5

2007年,吉林的张宝艳、秦艳友夫妇自费创建“宝贝回家寻子网”,专门帮助被拐、被遗弃和走失的孩子以及流浪乞讨儿童回家。随着全国各地的志愿者陆陆续续地加入,“宝贝回家”所覆盖的地域和人群不断扩大,寻亲的手段也不断增多。对于很多寻亲者来说,“宝贝回家”为他们打开了一扇窗。


6

https://www.baobeihuijia.com/Index.aspx

在寻亲的过程中,米明也得到了“宝贝回家”志愿者们的支持。在志愿者和警方的引导和帮助下,米明将自己的 DNA 录入了全国打拐 DNA 数据库中。为了帮助更多的失散家属找到亲人,我国的公安部门建立了全国打拐 DNA 数据库,民政部下辖的福利院、救助站等机构,会将那些疑似遭遇人口拐卖的受害者的 DNA 录入到这个数据库里。寻亲者可以将自己的 DNA 录入进去进行比对,搜索自己的亲属。

 

与米明之前的盲目寻找相比,依靠现代科技的寻亲手段,效率要高得多。

 果然,在米明 DNA 入库后的不久,北京传来了消息——米小宝找到了!

7

米明的 DNA 匹配到了一个男孩,在北京顺义区的一家福利院里,这个孩子在米小宝失踪后一个月就到了北京,此后就一直生活在福利院里。2008年走失的米小宝,如今已经是一个健康的小学生了。可是,米明的儿子找到了,母亲却没找到。

3.

虽然米明的儿子和母亲是一起走失的,但被发现时,他们两个并不在一起。DNA 搜索也没有匹配到米明母亲的 DNA。为了搜索母亲的行踪,警方和“宝贝回家”的志愿者们,动用了另一种手段——AI 人脸识别。

从2016年底开始,百度与民政部全国救助寻亲网合作,希望用人脸识别技术帮助更多人回家。


8

http://xunqin.mca.gov.cn/xunqinweb/index.html

寻亲者上传照片,人脸识别技术会将照片与全国救助寻亲网中来自各地救助站的数万条滞留人员数据进行比对,寻找相似度***高的结果。与其他人脸识别技术不同的是,百度 AI 人脸识别拥有“跨年龄识别”的能力。由于很多寻亲者的家人已经走失多年,寻亲者上传的可能是多年前的照片。但 AI 可以根据多年前的照片,哪怕是孩童时期的一张照片,也可以精准比对出***的面孔。 

2016年,重庆的付光发将儿子六岁时的照片上传到 AI 寻人系统上,***终成功比对到了自己的儿子付贵,而此时他的儿子已经33岁了!


9

付贵在病床上与家人通话

米明将母亲在走失的那年——2008年的照片提供给了警方后,AI 比对的结果显示:天津武清区福利院的一名妇女,与照片的相似度高达94%!

“宝贝回家”的志愿者们马不停蹄地前往天津,经过一番波折后,确认老人现在在北京丰台的一家福利院里,北京地区的志愿者立刻前往核实。当志愿者拿出米小宝小时候的照片给老人看时,已经神志不清的老人立刻激动地说:“小宝!小宝!”

经过 DNA 比对,两人确系米明的儿子与母亲,米明坚持了十一年的寻找,终于在科技的帮助下成功了。

10 从 DNA 确认米小宝在北京,到通过百度人脸识别找到米明的母亲,全程不到三天。


4.

在志愿者的协助下,米明来到了北京,办理了离站手续,将母亲和儿子接回了家中。


由于米明的母亲已经神志不清,没有人知道在他们离家时究竟经历了些什么。但重要的是,经过十一年的风风雨雨,祖孙三代人如今又重新回到了同一个屋檐下,米明不需要再风餐露宿地寻找家人,而被救助站老师们取名王海涛的米小宝,也找回了自己真正的名字。

 

他们的故事,只是科技助人的一个小小案例。


从百度 AI 人脸识别技术投入使用以来,已经服务了超过20万次的比对,帮助超过6700个家庭找回亲属,且使用频率和范围正在不断增加,目前每天使用次数都达到千次以上。

 而且,“百度 AI 寻人”的数据库即将打通全国所有的1600余家救助机构,做到***权威、***全面,极大地提高寻人效率和成功率。